何谓“远见”?

“远见”是一个新兴学科,在学术上也称为“未来学”(Futurology)、“策略性远见”(Strategic Foresight)、“未来思维”(Futures Thinking)等。目前的远见模式有许多种,本协会推荐Joseph Voros的一般性远见模式(Generic Foresight Model),以及新加坡战略前景研究中心(Centre for Strategic Futures)采用的SP+模式

远见简史

未来学的雏形源自二战时期的战略思维。有一次美军将领Patton将军为了应对德军的突击,预备了各种部署军队的方案(情景规划Scenario planning),以致成功赢得战役。战后,美军设立RAND corporation智库,专门延续和发展情景规划的方法,并开发其他远见技能。后来RAND corporation智库的主要研究人员离职设立Hudson Institute,把这套方法推广到商界。最成功的例子莫过于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在1967年石油危机的案例。由于该公司有长远的应对计划,所以反而在危机中从全球石油排行第七名上升到第三名。未来学在商界的好处引起了政治领袖的注意,联合国、欧盟、新加坡等国先后设立远见机构,协助领袖了解变局,做知情的决策。高等教育学府也陆续开办远见硕士和博士课程,包括美国休士顿大学瑞金基督教大学、台湾淡江大学等。

远见与变革管理(Change management)

未来学的兴起,与21世纪的变化息息相关。21世纪的变化,因着科技的发达,有史无前例的三个特点:快、广、彻底。这导致决策者更需要培养远见、未雨绸缪,才能降低改变带来的风险,把握改变带来的契机。惟有培养远见思维,才能更好地管理改变,使个人、家庭、教会、企业和事工在巨变中立于不败之地,有望成长。

远见的神学

培养远见的目的是让我们能够做更周全的计划,尤其在策略性计划(strategic planning)和应变性计划(contingency planning)两方面。制定计划其实攸关个人的盼望,以及如何做神的好管家。
末世论神学家莫特曼(Jurgen Moltmann)在其英文著作《盼望与计划》中,说明了盼望与计划的关系。人若无盼望,就不会作计划;计划则是盼望的实证。基督徒若在主内有盼望的话,这个盼望就应该落实在具体计划中,否则只是空谈。信徒如果缺乏为神而安排的长远计划(例如在个人、家庭或机构方面),其实就暗示了他内心对主所怀的盼望程度有限。
每个基督徒若要做神的好管家,就需要培养远见。神给每个人不同才干,我们要如何规划并有效发展和使用这些才干呢?有远见的人会重视教育和培训的机会,提升自己的才干、知识或技能,为神所用。神提供每个人一个家庭,我们如何守护和为这个家做出贡献呢?有远见的人会在太平时期维系家人的感情,使整个家庭建造在基督价值观的磐石上。神托付每个领袖管理神的教会或机构,我们如何守护和发展这个事工呢?有远见的领袖就需要把握时局变化,确保机构立于优势而不是劣势,才能稳健成长。

远见协会的目的就是希望把远见精神、内容和方法介绍给华人信徒,让神的百姓、教会、企业和事工,在21世纪的巨变中,不止屹立不倒、有备无患,还能发扬伟大、荣神益人。

分享 Shar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