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思“中国2030年基督徒全球占冠”趋势

概要:美国《基督日报Gospel Herald》2019年5月1日报道“宗教报告揭:中国2030年基督徒全球占冠”。香港差传事工联会资深研究员熊黄惠玲在《往普天下去》发文指,根据全球基督教研究中心美国Gordon Conwell于2013年发表的报告《Christianity in its Global Context, 1970-2020: Society, Religion and Mission 》,全球信徒增长最多的20个国家,首5位是尼泊尔(10.93%)、中国(10.86%)、阿联酋(9.34%)、沙地阿拉伯(9.27%)、卡塔尔(7.81%)。这20个国家中,除了土凯特克群岛是英属的基督教国家,其余19个是传统的佛教和伊斯兰国家,位于亚洲,非洲和中东在这些国家。熊黄惠玲分析,“若按人口比率计算,尼泊尔是信徒增长最多的国家,但若按信徒实质人数增长,最多的却是中国。中国每年的人口增长率是1.07%,基督徒每年的增长率是10.86%。目前基督徒最多的国家,中国是继美国,巴西后,排名第三。如果这个增长率持续,到了2030年,中国将会成为全球最多基督徒的国家。”

基督徒增长的原因各有不同,在亚洲的尼泊尔,中国,柬埔寨,蒙古,不丹及新加坡等,主因是当地同工和宣教士努力传福音,带领当地人悔改归主。虽然阿联酋、沙地阿拉伯、卡塔尔等国家信奉伊斯兰教,但基督徒人数却大幅增长,原因是四十年来这些国家雇用了大批来自菲律宾及印度等海外雇员,基督教信仰随着雇员进入该国。

然而,欧美基督徒的比率却逐渐减少,北美洲和大洋洲的减幅超过10%。熊黄惠玲表示,基督教的重心已由西方转向非西方,欧洲已进入后基督教时期,信徒灵命素质倒退。而且基督教面对的另一挑战是,全球穆斯林人数的比率同样节节上升。

神学反思

1.感恩但不懈怠:中国信徒人数,在处于逼迫的环境下,仍然持续增加,是肯定了中国弟兄姐妹传福音的努力,也显示了社会上许多人在心灵上的迫切需要。任何一个人为的政权、主义或教导,都无法代替上帝来满足人内心的需要。经济和社会的快速成长,势必造成人心更多焦虑、空虚、无助等问题。唯有上帝能帮助人们找到自己,并且爱邻舍造福社会。未来传福音的道路仍然有许多挑战,我们在感恩之余,还要更努力拯救失丧的灵魂,“趁着白日,我们必须做那差我来者的工;黑夜将到,就没有人能做工了。”(约9:4)

2.中国信徒灵命的挑战:随着中国信徒数量的增加,中国神学与灵命牧养也需要同步提升,才能满足未来庞大的需求。2030年,中国能有足够的神学院或装备机构,来栽培一大批有素质的领袖牧养这些新信徒吗?网络神学是一个覆盖面广而且快速的解决方法,但如何确保教学品质呢?在中国政府越来越广泛且高科技的打压下,如何使神学教育普及化呢?如果我们这一代领袖无法及时找到答案,下一代信徒可能就得面对无根的信仰,甚或被同步冒起的异端和错误教导迷惑。求主帮助我们完成上帝大使命在教导上(太28:20)的托付。

3.中国的宣教发展:报道指基督教的重心已由西方转向非西方。未来,中国能够把福音西传,肩负起全球宣教的部分重任吗?若无人能在西方基督教没落的趋势下,继承和主导全球宣教工作,恐怕宣教的使命也会随之没落。中国经济起飞,随着一带一路,华人享受许多优势,能够进入许多国家和社群。商路能够成为福音之路吗?中国领袖是否看见自己在全球基督教的未来,所扮演的重要角色,有信心地回应宣教挑战呢?到了2030年,我们能看到宣教机构在中国遍地开花吗?中国教会随着信徒越来越富裕,会否定期差派短期宣教团队或长期宣教士,定期对外宣教呢?世界在等待中国教会,你我今天能做什么?

上帝祝福你,欢迎:
1.与我分享你的读后感(微信或电邮admin@safeforesight.org);
2.储存这一网站safeforesight.org(在键盘上同时按”Ctrl”和”D”),经常回来浏览最新报道;
3.转发文章,帮助其他弟兄姐妹开阔视野,尤其是“墙内人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