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远见”为何重要?

在21世纪末世中,变化的速度越来越快,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广,颠覆的程度也越来越深。你是否有充分准备,面对这些前所未有的变化呢?你的教会是否有至少5年的发展计划,让教会能茁壮成长呢?你个人是否有方向有策略,知道该在哪方面提升自己的能力,被神使用呢?马太福音24-25章,耶稣在向门徒描述未来情景后,很快地把重点转到培养“警醒预备”的心态。身处巨变的风眼中,领袖需要更早看清变化的迹象,才能更快更好地预备自己和他人。未来学(Futures Studies)属于领导学的范围,其目的就是帮助我们培养远见,以便为未来警醒预备。罗伯特.格林里夫(Robert Greenleaf)在《(成为仆人领导)》 (On Becoming a Servant Leader 1996, 170)中推崇远见能力,称之为“领袖的‘领先力’。追随者信任领袖,就是因为他更关心他们、更有所预备、更有先见之明。”

何谓“未来思维”?

未来思维(Futures Thinking)是培养远见的一种新的思维方式,它强调一种前瞻性的心态,经常要求我们挑战自己既定的思维模式。方法就是通过一套有系统的方式来探讨未来的各种可能性。未来思维的目的是:1.帮助人们“未来就绪”,为各种可能情景做准备,而不强调做详细的预测;2.改善人们决策的品质,使决策更宏观、更长远、更知情

 

哪些地区应用未来思维?

目前全球最具规模的未来学机构是“世界未来研究联盟”World Futures Studies Federation),一个集合了全球未来学学者、顾问、学生和学府的非营利组织。在欧盟一项2013年的研究显示,当时全球有22个国家的政府具有至少6项远见能力中至少一项。这些能力包括:是否有设立以政府为主的远见机构、远见工作是否获得足够资源且在政府中广为应用、是否有定期的远见活动和报告等(Dreyer and Stang 2013, 29-31)。有7个国家兼具5项远见能力:加拿大、芬兰、法国、荷兰、瑞典、英国和新加坡。

以新加坡政府为例,战略前景研究中心(Centre for Strategic Futures)负责主导政府如何应用远见的工作。它是一个高层的智库,统筹政府的整体策略性计划、协调政府整体的发展、也在公共服务方面孕育新想法和新能力。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政策中心每年为政商领袖开办一门5天的远见课程,收费大约新币5000元。

如何培养远见能力?

目前未来学中有许多远见模式与方法,较著名的是“Voros通用远见模式”(Voros’ Generic Foresight model)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“未来素养架构”(UNESCO’s Futures Literacy Framework)、以及新加坡的“情景计划+模式”(Scenario Planning Plus model)。本事工采取一个以能力而不是方法为主的策略,重点训练远见的3个核心能力:
1. 扫描能力:能设定一个研究焦点,彻底扫描相关信息,进行详细的分析和诠释;
2. 模拟能力:能有创意地想象各种未来可能性,从中学习;
3. 策划能力:能制定大方向,设计宏观策略以通知行动计划,并监督进展。

远见事工希望帮助所有神的百姓、教会、企业和事工培养这些核心能力,在21世纪的巨变中,不止屹立不倒、有备无患,还能发扬伟大、荣神益人。